【茶知識分享】:明珠重光 — 石昆牧老師與“雲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師,首屆全球普洱茶十大傑出人物之一,雲南普洱茶協會顧問,1983年首次接觸普洱茶,為普洱茶的魅力所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經營事業。

在石昆牧老師接觸普洱茶之後,發現普洱茶歷史中1949年前後的部分,由於特定歷史時期的原因,相關記載相當匱乏。而在普洱茶的現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響,那段時期的相關史料記載也多處出現斷裂。上世紀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關書籍多由臺灣、香港茶商出版,受環境所局限導致了這些書籍存在不少史實偏差。本著對普洱茶的極大興趣與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師數度深入雲南茶區,走訪相關歷史見證人,查閱大量歷史資料,為普洱茶古代、近代、現代史中大量破碎的章節片斷做出嚴謹的考據與推斷。經反復而嚴格的考證之後,石昆牧老師成功續寫了普洱茶古代、近代以及現代歷史。由於對普洱茶歷史和相關資訊的深入瞭解和精湛掌握,石昆牧老師成為了普洱茶界首推的“鑒定專家”,業內諸多爭議頗多的、身世不詳的“老茶”最終都是經由石老師的慧眼從而判斷其真偽。

研究普洱茶歷史的歷程中,石昆牧老師收集、分析、鑒別了大量相關史料,並經過了縝密的邏輯分析與比對,進而在普洱茶破碎斷裂的歷史片斷中發掘整理出大量的珍貴資訊,其中石老師最感興趣的部分之一,便是現代中國普洱茶走向國際市場的歷史 ─ 普洱茶外銷史。

提到普洱茶的出口歷史,首先要提到與石昆牧老師共列首屆普洱茶十大傑出人物之一的法國人 — 甘普爾先生(下圖2)。甘普爾先生于上世紀七十年代,在法國和雲南開展了普洱茶藥理試驗,證實了普洱茶醫治高血脂的療效高於安妥明,特別是對人體中類脂化合物膽固醇、三酸甘油脂和血尿酸都有不同程度的抑制。其後法國里昂大學又對普洱茶進行全面的理化分析,出版了介紹普洱茶的相關專著,至此普洱茶在法國一躍進入了保健食品的“藥典”,開啟雲南普洱茶出口歐洲之先河。

石老師在反復探究普洱茶出口歷史的過程中,發現在普洱茶現代歷史中,出口歐洲的脈絡是詳實而完整的,出口東南亞的歷史更是由於一直延續而保存完整。可奇怪的是,在進出口公司的歷史資料記載中,中國普洱茶曾有過出口日本的記錄,但相關記載僅有隻言片語,既沒有詳實記載出口日本的始末,也沒有記錄出口日本的產品品類,相關文獻更是鳳毛麟角,甚至連出口的產品序號都難以考證。於是,這段歷史成為石老師心中一個難解之謎。

直到2012年底,一個冥冥之中註定的機緣終於出現。石昆牧老師偶然收到了一封來自日本的郵件。寄件者是一位日籍華僑高先生,郵件中表示希望石老師幫忙鑒定一款茶品,同時收到的還有高先生寄來的一片完整茶磚。石昆牧老師仔細觀察這片茶磚之後發現,茶品表面油亮乾淨,條索清晰完整,開湯後,湯色油潤通透,泛寶石光澤,入口陳韻十足、厚滑甘醇。更值得稱讚的是,這款茶茶性溫熱發散,通達全身,氣感已經不輸給石老師日常習慣飲用的印級茶品。經過石老師仔細辨識,這片茶應系八零年代初期國營勐海茶廠的高檔熟茶製品,依據配茶及口感等綜合因素推斷,其應為早期國營勐海茶廠的7562茶磚。

在得知石昆牧老師的評審結論之後,遠在日本的高先生十分激動,立即飛抵高雄與石昆牧老師見面,經過幾天的促膝長談之後,這款茶品,以及它背後的歷史淵源終於慢慢揭開。

日本長崎友好貿易公司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於廣交會上首次接觸雲南普洱茶,之後每年在春、秋兩季交易會上少量訂購進口日本。由此開啟了雲南普洱茶除港澳、馬來西亞、法國之外的日本出口貿易史,後期日本在普洱茶降血脂、抗癌、抗氧化等健康功效方面的深入研究亦是由此而始。而日本真正開始大批量進口雲南普洱茶的歷史,便是由高先生的父親 — 高江村先生開啟的。

高江村先生是天津籍日本華僑,畢業于日本早稻田大學。他在與家人親身體驗到雲南普洱茶對人體健康的助益之後,在日本成立“雲南堂”,致力於宣傳推廣普洱茶。當時高江村先生與長崎友好貿易公司都曾經將普洱茶送檢,提出安全分析表、食品檢驗合格書,出具普洱茶對人體健康有益的證明,以日本對貿易進口食品檢驗標準,證明普洱茶不存在衛生安全疑慮,可以放心安全飲用。

高江村先生于1980年開始訂購“雲南堂”所需要的普洱茶製品,當時以勐海茶廠7562和昆明茶廠7581為主。1981年,高江村先生遠赴雲南,經過親身考察之後,從工藝、衛生及技術等多方面因素綜合評估,放棄昆明茶廠的7581,選定勐海茶廠的7562為雲南堂產品,開始大批量訂購 — 這一點正好與石昆牧老師考證推斷的早期普洱茶工藝特點相吻合。

高江村先生于1980-1981年間共訂購153箱7562茶磚至日本,並持續推廣銷售,直至1984年因家族其他事業被迫中止“雲南堂”經營。停業至今,尚餘存1980-1981年訂購的7562茶磚共48箱,合計9千餘磚。

這批茶品遠赴日本之後,由高江村先生及其家族成員精心存儲于日本福岡。福岡位於日本西部,年平均溫度16.3度,平均濕度60%(下圖5),在此環境下精心存儲的7562熟磚陳化良好,氣息純正,也造就了7562熟磚茶性雄渾厚重,溫補功效可以比肩同時代任何一款印級茶品的珍貴特性,完全可做為純乾倉老熟茶的標杆性茶品。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普洱茶還處於“香港歷史”時期,茶品的主流倉儲還是高溫高濕的香港傳統倉儲,故此雲南堂“7562”在其同時期茶品中就顯得尤為難能可貴。再加上雲南堂7562熟磚歷史脈絡完整清晰,存世有量,於是,當仁不讓的成為目前同時期的老茶市場中唯一一款純乾倉老茶。可以確切的說,自普洱茶近現代歷史開始,直至本世紀初石昆牧老師推廣普洱茶的乾倉倉儲為止,“雲南堂”7562可以說是國營茶廠留存至今以真正乾倉存放的茶品中,存世量最大的一款。

至2012年,高江村先生的次子高成日先生,即上文中提到與石老師聯繫的高先生,為證明此批茶品來歷,曾努力接洽香港、臺灣多位普洱茶界著名人士,但因港、台茶商多數不熟悉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中國雲南省茶司的進出口歷史,皆未能如願。其後高先生也嘗試聯繫京廣等地多位知名普洱茶商,但因內地茶商大多從九十年代末期方才開始接觸普洱茶,他們早期普洱茶理論體系脈絡的建立基本均從香港入倉茶品入手,以至其對純乾倉茶品缺乏全面的認知和辨識能力。未遇伯樂,明珠蒙塵,高先生的心願也始終未能得償。

直至2012年底,高成日先生與石昆牧老師取得聯繫。在得知石昆牧老師準確地判定出此批茶品的身份及年代履歷之後,高先生非常激動,親赴高雄與石老師會面。高先生力邀石昆牧老師赴日,對庫存剩餘茶品開箱點檢並進行全面評審,同時將父親珍貴的工作筆記交付石昆牧老師參閱,託付石昆牧老師著手續寫補遺雲南普洱茶外銷日本的珍貴歷史段落。至此,不但“雲南堂”7562的身世得以大白,石昆牧老師多年來對於雲南普洱茶出口歷史斷裂篇章考證續寫的宿願亦得以完成。

引用自「經典普洱微信公眾平臺」(本篇文章系經典普洱團隊原創,所有圖片均系經典普洱團隊採編,轉載請注明出處)

New shelf CLOSE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