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話石說】雲南堂~歷史在延續(下)

上接 : 【實話石說】雲南堂~歷史在延續(上)

高江村先生於1979年雲南堂成立之時開始訂購“雲南堂”所需要的普洱茶製品,當時以勐海茶廠7562和昆明茶廠7581為主。 1981年,高江村先生至勐海廠,經過親身考察之後,從工藝、衛生及技術等多方面因素綜合評估,放棄昆明茶廠的7581,選定勐海茶廠的7562為雲南堂產品,開始大批量訂購——這一點正好與石昆牧老師考證推斷的早期普洱茶工藝特點相吻合。

高江村先生從雲南堂成立開始訂購7562至日本,並持續推廣銷售,1984年因故被迫中止“雲南堂”經營。 1984年最後一批留在雲南的153箱雲南堂7562運抵日本福岡(圖一,二),至2012年底,僅餘48箱,合計9千餘磚。





這批茶品遠赴日本之後,由高江村先生及其家族成員精心存儲於日本福岡 。福岡位於日本西部,年平均溫度16.3度,平均濕度60%,在此環境下精心存儲的7562熟磚陳化良好,氣息純正,也造就了7562熟磚茶性雄渾厚重,溫補功效可以比肩同時代任何一款印級茶品的珍貴特性,完全可做為純乾倉老熟茶的標杆性茶品。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普洱茶還處於“香港歷史”時期,茶品的主流倉儲還是高溫高濕的香港傳統倉儲,故此雲南堂“7562”在其同時期茶品中就顯得尤為難能可貴。再加上雲南堂7562熟磚歷史脈絡完整清晰,存世有量,於是,當仁不讓的成為目前同時期的老茶市場中唯一一款純乾倉老茶。可以確切的說,自普洱茶近現代歷史開始,直至本世紀初石昆牧老師推廣普洱茶乾倉倉儲為止,“雲南堂”7562可以說是國營茶廠留存至今以真正幹倉存放的茶品中,存世量最大的一款 ( 圖三)。




至2012年,高江村先生的次子高成日先生(即上文中提到與石老師聯繫的高先生),為證明此批茶品來歷,曾努力接洽香港、台灣多位普洱茶界著名人士,但因港、台茶商多數不熟悉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中國雲南省茶司的進出口歷史,皆未能如願。其後高先生也嘗試聯繫京廣等地多位知名普洱茶商,但因內地茶商大多從九十年代末期後方才開始接觸普洱茶,他們早期普洱茶理論體系脈絡的建立基本均從香港入倉茶品入手,以至其對純乾倉茶品缺乏全面的認知和辨識能力。未遇伯樂,明珠蒙塵,高先生的心願也始終未能得償。


直至2012年底,高成日先生與石昆牧老師取得聯繫。在得知石昆牧老師準確地判定出此批茶品的身份及年代履歷之後,高先生非常激動,親赴高雄與石老師會面。高先生力邀石昆牧老師赴日,對庫存剩餘茶品開箱點檢並進行全面評審,同時將父親珍貴的工作筆記交付石昆牧老師參閱,託付石昆牧老師著手續寫補遺雲南普洱茶外銷日本的珍貴歷史段落。至此,不但“雲南堂”7562的身世得以大白,石昆牧老師多年來對於雲南普洱茶出口歷史斷裂篇章考證續寫的宿願亦得以完成。

因為上述的故事,方才有去年春天高先生的雲南之行,雲南堂的故事又向前翻了一頁。

今年8月,部分業者對石昆牧老師群起而攻,他們聲稱雲南堂7562係偽造,歷史上並無此茶品,當初至雲南洽談普洱茶業務的日方代表中也並無高江村此人......,甚至為求“逼真”,還附上了當時的照片

結果在此人發布的照片​​中,恰好多次出現高江村先生。這場鬧劇方才落幕。發生在雲南堂7562身上的新增“歷史”實在荒唐 ! 

圖四中左一即為高江村先生,左二為長崎友好貿易株式會社老闆。其它圖片中亦均有高江村先生(圖五右一)出鏡。

                          圖四                                                                圖五

上述種種不過是普洱茶歷史長河中毫不起眼的微瀾而已。在普洱茶的歷史上,唯有如石昆牧老師與高先生一家這般為普洱茶辛勤付出的茶人,方才是發展普洱茶事業的正向力量。石老師常說“你對茶如何,茶便對你如何”,這本是這對茶葉的製作、倉儲與沖泡環節而言,可是擴展開來,之於做人、做事,又何嘗不是?



人在做,茶在看.....。

已加入購物車
網路異常,請重新整理